Mr.兔丸

由于学习原因,在暑假之前兔丸的更新频率不会很频繁,在此兔丸表示很抱歉QAQ,

【白中黑,黑中白】番外小剧场

各位..我是那个从隔壁白中黑黑中白剧组过来的子木丸..

是这样的,在我出远门的时候也就是拍戏的时候,我丸里出了点事,大概是鹤球又作死了,但他这次还拖上了我;这是他昨天来找我的聊天记录,直到今天都没回...所以我觉得他已经凶多吉少了。这白中黑黑中白会拖一拖..暂且更些小日常。「你懂我的意思哈」

还有还有,我该怎么拯救鹤球,在线等,不急

【暗黑本丸】白中黑,黑中白「零二」

前篇回顾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零零,点这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零一,点这里!

*题目又称:政府这个混蛋把我扔那来收拾烂摊子「02」
*欢脱×负能量
*全员堕落 无碎刀
*非all婶
*注意:雀丸=婶婶=子木丸
*内心活动‘’
*正文..
*已经拖了超级久没更了呢..一方面是学习问题,一方面是时间问题,兔丸会加油来更的‼(•'╻'• )写同人文是很快乐的一件事hhhh。꒳ᵎᵎ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零二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
 
   雀丸微微歪头,嘴角不自觉的勾出一丝弧度,“那我可以叫你長谷部吗?”我想起来了..以前,我与長谷部初次见面之时,好像也发生过这一段对话,这真是想想都让人怀是这样回答我的,“嗯(当然可以!主上.)。”唉?雀丸抬头看着長谷部的背影呆了呆,可很快,雀丸回过神来,轻声道.“黑暗本丸..吗?”

  用了大半天,長谷部带着雀丸跑遍了本丸的上上下下,这可真的是..最细致的,去认识认识其他的刀!!!“果然!这个本丸的長谷部真的是太××讨厌啦!不懂得怜香惜玉吗?!!(注.此人现在性别男)” 要是换做平日的雀丸早就仰天大吼来一次泄愤,如今在这里就只能小声抱怨,‘我可能接了个假任务 ’这几个字也在雀丸脑海里无限轮回..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虽然这个真的很要命,但还算是有所收获:

「线索1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無短刀  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(注.
「线索1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無短刀  」此格式为待确认/未确认线索

「已·线索1           無短刀  」此格式为已确认线索
    
「弃·线索1         無短刀  」此格式为发现错误的线索)

     这个还需要证据证实,雀丸方才见到一期,他看上去..很和善?呃,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,就是完全不像一个思念短刀的哥哥,这让我都怀疑这个一期会不会有什么问题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"阿弥陀佛.."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谁?!抬头看..只见一对平静如死水一般的冰蓝色瞳孔正直勾勾的看着雀丸,雀丸咽了口水,反思着刚才的一举一动有没有什么不妥。一段沉默后,一阵凉风吹过树梢,牵下朵朵花瓣儿,江雪动了动嘴唇..雀丸微微一怔,回过神来时江雪已经走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雀丸呆呆地看着那个背影,可内心却早已炸开了锅‘江雪方才是不是说了什么?..对了!江雪..江雪,左文字兄弟,小夜!本丸里可不止一位哥哥;(✧_✧   )小夜可是很黏江雪和宗三的..呃,起码我家是那样,若真的是这个本丸的短刀都被...那 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天天弟弟,弟弟,弟弟的一期尼无动于衷,啊啊啊 .......太可怕了 (╯°Д°)╯︵ ┻━┻

    「线索1.1         奇怪的一期尼 」  ‘还是先回房再说,这里可不适合思考。’....「场景转换」   

  wow,没想到我还有内番服,政府还真是细心,雀丸调侃道;这个房间内没有什么特别的,和我家的差不多嘛,╮(‵▽′),只是在这个柜子的下层有一个紫色的香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「线索1.5   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紫色香炉  」

       
  雀丸摸了摸下巴,灵机一动,碰了碰耳朵上的耳饰,“系统??呼叫系统???”  “雀丸大人,请问有什么事?暂无付丧神靠近。”      系统重启了 ?算了,先问正事要紧。“这个本丸内的香炉是什么回事?” “香炉是...........    “噢..”可这自己点就算了,这其他房间里都配置一个..香炉爱好者吗??小说看多了吧,集齐100个香炉还能成仙呐,那我还修个毛仙【熬夜的注视】
     
   
  然后,先不提工作那边的事;我在意这个衣服很久了啊..为什么这内番服的鞋子也那么高,足足7cm+啊,先不说人家今剑了,人家机动高,可我.....光是这个鞋子就10点机动了吧。雀丸一脸正经的看着两双增高到突破天际的鞋子,看似十分寂静,可能还有点尴尬;其实内心戏更尴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「于是傍晚时分」    

  ‘这个时间段光忠妈妈正在做饭,今天清光和大和守在厨房帮忙;爷爷,小狐丸和莺丸转移到室内喝茶,一期去找他的弟弟来等饭吃,远征的小可爱已经回来了...’雀丸端坐在房间内,饮了口茶,难道是我太依赖他们了吗 ..’雀丸摇了摇头,放下茶杯后,又拍了拍脸颊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等晚上在去调查吧。

"好无聊啊.."雀丸抖了抖坐麻了的脚,"这什么啥时候才能到晚上呢,老子都在这坐了几小时了。"可这还能去哪啊,厨房院子大厅走廊温泉..等等,温泉‼(•'╻'• ,但是..会遇到其他人的吧..据本老婶多年玩RPG/文字游戏/女装山脉....呸呸呸,错了错了啊,总之哪里人多去哪里,这是我玩游戏的经验!「屁啦」..即使那样,我也不会去的啦,( ´-ω-)为什么?....我怂啊..

  "系统建议不要去人太多的地方。""卧槽.."雀丸觉得自己该学着去接受这个神出鬼没的玩意..这迟早得心脏病啊。

  "不去就不去嘛,那只要出去不被发现不就好了嘛!" 前者不满道"大人,您真的有把握,能让付丧神发现不了您?"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自信满满的道:"这个当然!!!!....."  这话说到一半,就突然被打住,原先自信的语气像是不存在一般,只是弱弱地补上一句"没..有吧?"

  "....." 冷漠。
  
  
  "呃..我和短刀们玩鬼抓人,轮到我的时候,我没抓到过谁...和打刀们玩捉迷藏,我总是第一个被找到的...还是不要出去了吧.." 雀丸心虚地笑笑,眼神中透露出满满的失落。


—————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————— 



  ·第一夜调查会发现什么呢?




【三日鹤/安清】国王游戏(全员出场)下

*cp:三日鹤,安清

*感谢     @男なんてー!     小可爱的点文

*假如刀男聚在一起玩国王游戏。

*难免OOC

*前篇.

*有一篇点文,补完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相依为gay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清光..都怪你。”大和守摸了摸自己被清光勒得有些红的脖子,口中还不忘抱怨道。清光本人当然是不乐意的,但这次居然异常的安静。

  “不..不好意思啦。”清光扭过头,完全避开大和守的脸。“噗。”“笑什么笑!?”

  “好的让我们跳转一下画面...说分两场就两场,现在是下一场,太刀,大太刀的场合。”

  一眼望去,老爷爷们都没再举着茶杯畅谈人生...等一下,爷爷你手上拿着什么???

 
  “哈哈哈,茶杯而已哦。”爷爷向我笑了笑,随之歪了歪头“请问有什么问题吗?”犯规啊,犯规啊,奇怪的红黑色液体瞬间从婶婶鼻子里流了出来,“啊啊啊啊!主上!”惊慌的长谷部。

  婶婶露出了一个不甘心的表情,配上塞了两张纸的鼻子,“刚刚去收茶杯是鹤球,原来如此,大意了!!!”

  “主上..你没事吧..”长谷部妈妈看上去很担心,婶婶顿了顿,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,一把抱住了长谷部妈妈,“在这个性欲横流的社会,cp冷淡,只剩这长谷部还有点温度。”

  .游戏开始.

   【洗牌】“上吧!!鹤丸国永!!”“是!”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过,原本杂乱的牌被抛上了空中,现在看起来,更杂乱了!!以后还是自己来洗牌吧,婶婶暗暗说道。

  【抽牌】各位参与游戏的刀刀都拿到了自己的牌,桌面上的牌就是国王的号码。

  【查看自己的牌】婶婶偷瞄了眼姥爷的,鹤丸把牌紧紧的护住..这什么小眼神??婶婶我又不会把你牌给吃了,切!

  “那谁抽到鬼牌?”婶婶转头看向那群比自己高出几个脑袋的付丧神...抱歉..莹总我错了。

  “那个..是我。”这光听到声音没见人影是个什么情况,婶婶只好顺着声音,在一个个大个头之中走来走去;“主上...”感觉一只小手抓了抓自己的袖口,婶婶低下头,这就很尴尬了,萤丸大人..

  【国王点名】不明有多少把太刀和大太刀..我会说..

  “咳咳,那请萤丸点名吧。”

  “嗯..”萤丸摸摸下巴深思,可又突然抬起头,眨了眨满是疑惑眼睛,别扭的说:“红..红桃2,和黑桃..5,一起..起....唔..”说到一半,萤丸的耳根子几乎全红了,一眨一眨的大眼睛里好像闪出了泪花,唉呀妈呀,是哪只小兔崽子不要命,弄哭我的萤丸小天使??

  婶婶气愤的转头,只看见自家的小黄刀拿着个蜜汁白板正一脸懵逼但笑眯眯地看着我...

(●_●)←我 (●v●?)←青江

(●_●)←我 (●v●??)←青江

(●_●)←我 (●v●???)←青江 (●.●)←鹤丸

  青江貌似想开口..可是鹤丸手疾眼快,一把把青江的嘴堵住,硬是把人连拖带打的扔了出去,过程中还不忘给我的一个笑容..为何其他的刀们如此镇定?难道这就是吾之本丸的日常?!!惊呆

  不不不,怎么有跑偏了..于是莹总,来吧。“诶多..”像是灵光一闪,萤丸轻拍手!道“红桃3喂红桃6喝茶!”

  “吼吼吼,我的是红桃3。”三日月以袖子遮面笑道。婶婶也扯了扯袖子遮面“能让天下五剑喂茶,究竟是谁如此之幸运。”

  ‘刷!’只见鹤丸黑着脸又走了进里,手中还举着张红桃6的扑克牌,婶婶露出了充满善意的笑容,门外的青江露出了职业小黄书的笑容,围观的各位露出了和谐的笑容,小乌丸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我们看他俩有奸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习以为常了,这个场面——相信刀们是这样想的。

  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~惩罚时间!(。・`ω´・)

  “爷爷,请。”婶婶将一杯烧好的茶递给三日月。三日月接过茶,便笑盈盈地看着旁边一脸‘哼’的鹤丸;“鹤~”被唤到的付丧神只是小幅度的动动白色的脑袋,一脸‘哼哼哼’的小媳妇儿表情包,三日月倒也不恼,像是乐上加乐一般?管他的,这一刻也不能错过,说着婶婶就举起了她花高价购来的单反。

  他轻托茶杯,抵在鹤丸的唇下,鹤丸用唇试了试茶水的温度,便一点一点的饮下;“唔..”不知为何,前人将茶杯小幅度一推,茶水就从鹤丸口中溢了出来,顺着嘴角流下;可这个罪魁祸首依然笑盈盈的!?

  “哈哈,鹤怎么弄得到处都是。”三日月以袖遮嘴,轻笑道。

  “哈??明明是....”鹤刚想反驳,但三日月一张大脸霸屏.....“明明是什么呢?鹤。”鹤丸觉得他的笑容看上去有点不妙..不,是很不妙!!

  “那主上,惩罚也惩罚过了,我现在可以把鹤带走了吗。”这是个肯定句...婶婶顾着翻相机里的照片,开口就是一个ヾ(^▽^*)))“7878,快去快去,办事小声点,隔壁还要睡觉呢。”

  次日.

  姥爷怎么用一种( ง °皿°)ง⁼³₌₃‘打屎你打屎你’的表情看着我!??啊?等等,姥爷放下你的本体,三日月你怎么把自己的本体给他了?等等等.......

  婶婶 享年不明 死因:被二刀流砍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一句话小剧场:

  当天,婶婶坐在电脑前,打算把这些照片,做成本子,再出售给同好婶婶,定价100RMB,附赠.随机一位付丧神的个人写真。
 

 

【络新妇/二口女/丑时之女】九十九怪谈

 

[追随灯姐脚步]

[玩语c时码的小怪谈]

[故事×资料来源于网络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咳咳  这个怪谈与蜘蛛有关,若是对百鬼有所了解,想必早就猜到了。

  她就是上身为美艳的女子,下身却是让人触目惊心的蜘蛛下体,她就是络新妇。

  咳咳 回归正题

  又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,在某一个地方/笑/有一位倾城倾国的女子,她让那个地方的男人都望而却步。

  大概是因为,她快要嫁给那里的领主当侧室;可那位美丽女子无法拒绝这个婚约,有谁敢反抗领主?那名女子只好故作开心的接受这个婚约。

  大婚后,女子住进了大宅子,起初领主对她是无微不至的照看,但日日夜夜这么过去,却只剩下凄凉。

  又是一年的秋季,女子又到宅子外散步了,她熟练的走到一片枫叶林中,眼神在急切的寻找这什么?是什么呢?.... 枫叶林的尽头,是一个小池塘,水面上还飘着一片片红枫叶,时不时溅起一圈圈波澜;“阿树..”女子面上带着一丝笑容,柔声说道;池塘边的男子闻声转过头来“络新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两人紧紧的相拥在枫叶林中,他们偶尔相约在枫叶林里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即使是这样,那女子可都是别人的妻子的,妻子在外边偷腥,这可瞒不了多久吧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件事也在不久后就被领主发现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领主很生气,是身为一个男人,也是身为这里的领主。他当天便令人捉了500只毒蜘蛛,放在箱子中... 

  说天下不公平,其实又并非如此,说它公平,可事实并非如此,到头来只是矛盾互相争自己的一份利罢了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 那名女子被领主关在了箱子里边,被上百只蜘蛛啃噬着肌肤,她静静地躺在箱内,没有任何挣扎,最后..还流出了一滴血泪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名女子再次睁开双眼,身旁还是密密麻麻的毒蜘蛛,但..很奇怪,她没有死..她很惊讶,但没死又能怎样,只是变成了一个没人样的怪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就是络新妇的故事/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咳咳,在以前,一位屠夫和他的妻儿过着一家三口的惬意生活;但某一天,她的妻儿突然换上疾病,身子一天比一天弱,最后不幸离世。     
    

  屠夫还有一子,但孩子还年幼,不会行走更不识字,屠夫一人实在无力照看,所以屠夫又娶了另一个妻儿。    

  屠夫觉得继母很贤淑,便把前妻的孩子交由她照看,前妻说“真是可爱的孩子,和你长得一摸一样”她看上去很开心,完全没有嫌弃那个并非自己亲骨肉的孩童。  屠夫便放心的去工作了/     

  所谓日久见人心,前妻在两个月后,开始向屠夫提出一些小小的要求,屠夫也欣然接受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屠夫工作时在家里的继母,静静地看着摇篮中的婴儿,她突然勾起一丝笑容,将摇篮举起后.....重重的摔到了地上,孩童尖锐的叫声顿时响了起来,紧接着又是一段哭声,“哈..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” “你哭什么?好吵啊!不要哭了........”继母居高临下地看着孩童,眼里是满满的厌恶,转身就将身旁的破布塞进婴儿的口中。继母并不喜欢别人的孩子,甚至是丈夫前妻的孩子,比起在外装贤淑,现在对她来说更来的自在。/ 什么贤淑,什么喜欢孩子都是装的,这才是她的真面目/ 

  不知屠夫是不是真被她蒙在鼓里,五年了,继母也生了个孩子,而那受虐的孩童如今已有五岁。/ 孩童身上已经伤痕累累,但在屠夫面前,只能装作与继母处的十分愉快。本来是这样的,但..在某一天屠夫突然觉定出远门,继母突然不给他吃饭,将他锁在了房间里。/ 几天过去了,他已经饿得动不了,但是屠夫回来了!他听见了父亲的声音,他再也忍不了了,他想将一切都告诉他父亲。 为时已晚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走出去了。 门被继母推开,那狠心的女人又踹了他踢了几脚,确认动不了后,就装进大麻袋里。 孩童死后的第49天,女人的脖子处突然被变得异常疼痛,渐渐的,第二张大嘴长了出来,从此,女人就像发了疯一样,不断的用第二张嘴进食人类。     

二口女故事/完

  在很久以前,有一位名为‘月’的姑娘,她在一户和平的人家中长大,性子也大小就很温顺,和蔼;正是如此,对家人提出的要求,她更是不会拒绝。 

  待她成年之时,家人为她挑了个好女婿,希望月能出嫁,与那个男人一起建立自己的家庭,可是月已经有了心上人,她想过让家人们知道..但是那个男人与自己的未婚夫实在差距太远。 

  她知道她的家人绝对不会同意月与她的心上人结婚,她只好离开心上人,用心准备婚事。  [ 说来只是一介女子,性子又过于温顺,打小便是无主见之人。/微微叹息 ] 

  大婚过后,月在丈夫的大宅子中过得倒是有几分恰意,可好日子没过多久,她的丈夫在娶了她之后又娶了一位侧室。 

  那位侧室生来妖艳,而月生来秀丽,若是将两人拿来对比,只能说两人是完全不同的一个境界。但丈夫并不明确的表达态度,而是没迷,也就是雨露均沾如此。

  前边说过,月性子温顺,不善与人抢夺,更是无主见之人,所以什么上好的丝绸或胭脂,甚至连佣人..那个侧室都抢走了。 

  月虽是无主见,但并非愚昧之人,侧室越位,无礼的行为都看在眼里。月实际很不屑那个侧室,生得一副狐媚样,怎能同像月一样的大家闺秀相比[  在会威胁到自己的因素面前,即使是唯唯诺诺之人,偏见也会自然而然的产生。/袖子遮住朱唇半眯的眼睛似笑非笑 ] 

  从丈夫的行动看来,他更喜欢侧室,对月渐渐地疏远冷漠..他为侧室,特地为她准备了一名厨子;他为侧室,为她选购了一批上好的布料....只要是他为侧室所做的一切,月都知道,某年到某月,某月到某日..一切都深深的烙印在心里,名为嫉妒的萌芽也在暗处悄然萌发。

  侧室也没闲着,她也不愿做小妾 ,把小妾推上正室,自然是把正室推下来  可月的家人也并非等闲之辈 若是突然闹这一出,娘家人可不会善罢甘休。小妾她听丈夫是那样说的,便开始盘算着,如何让她自己出门。 

  这很简单,若是发现月与别人偷情,这一纸休书还不是件简单的事? 不仅娘家人会对月感到失望,离婚也不成问题 于是,月被下了迷药的那个晚上,并不安宁..第二天,月就被丈夫休了,她知道是侧室害她的,但自己已经被除了丈夫外的男人碰了..这要是传到大街上去,能让一位女子一辈子都抬不起头。 

  身为一介女子,这或许是一生的耻辱。 

  月还是与丈夫分了,侧室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正室,娘家也不待见月,月很悲痛,但更多的是绝望..最终,她还是选择了自尽。 

  灵魂本该前往地狱,但心中的妒火与怨恨将她留在了世上,女子身着一身红衣,胸前一枚挂镜,头上点着三根蜡烛,一手将稻草人固定,一手用五寸钉敲击。 “ 汝负我命,我还汝债。以是因缘,经百千劫,常在生死;汝爱我心,我怜汝色。以是因缘,经百千劫,常在缠缚.....你看见了啊?哈哈..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 ”

丑时之女故事/完

【安清/三日鹤】开学贺题


*开学贺题致辞:  咳咳,各位小可爱好~~这里是欠文欠到飞起的兔丸( ≧▽≦)/。相信大部分小可爱都已经去注册了,没想到居然坚持了近两个月,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!!即使仅仅涨一粉,兔丸也很开心!因为我觉得这是各位对我的肯定√虽然笔文不算好[扶额]  在新的学期,兔丸也会多多加油!!填三坑,文坑×梗坑×贺题坑。

*题目又名:cp教你各种kiss的方法

*出场cp目录:[小可爱们注意避雷~]

壹.[安清]
贰.[三日鹤]

*以上是翻牌子的cp[比心

注意事项:

*OOC算我
*文笔不行
*很多初中狗想必都开学了,这题送给今天开学的可爱们!!!又是一个开学的好季节(  ̄▽ ̄)σ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[安清]



  “清光,清光。”安定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正在一旁举着扫把其实在偷懒的清光微微抬头,问。

  “怎么了,那么急。”

  安定手捧着一个瓷碗“你看你看,这是主上给我的汤圆。”说着便将瓷碗中,泡着糖水的几个白团子展示给他看。

 
  “欸~~真好啊。”清光向你投来了一个‘羡慕’的目光。安定笑了笑,说:“清光要不要一起吃?”

  清光稍稍一惊,“可以吗,谢谢。”两人坐在长廊边上,安定用勺子将汤圆捞起来,放在唇边吹了吹,喂给清光。

  清光将汤圆放入口中,甜甜的芝麻从白团子中流出来,真幸福~这是清光此时的感受;就在这时候,安定口中含了一口糖水,脸朝清光靠近,清光还没反应过来,唇已经贴上了唇,牙关被安定轻松的撬开,舌头在他的口中乱撞,交换着口中的甜的同时,又在吸允着对方,溢出来的糖水从清光嘴角滑落到衣服里,一吻而尽,清光在大口大口的喘气,两颊已经染上一抹粉色。

  安定将手伸进清光的和服内侧,还舔了舔清光脖子上了糖水。

  “那我就开动了~”




[三日鹤]




  元宵节晚上,长谷部将一个蓝色的团子牵到鹤丸旁,严肃的扔下一句:“由于各种原因,三日月大人回到了lv1的状态,主上拜托你帮忙照看一下,元宵节过后再谈这些东西。”说完便留下鹤丸独自在风中凌乱,旁边还有只笑着的团子。

  “嗯..确实很像小时候。”鹤丸蹲在三日月旁边,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现在的模样;“哈哈哈,这还真是有点怀念呢,我刚来本丸的时候。”三日月虽是幼体,但拿着杯热茶的动作的确不像是小鬼会做的,无时不刻透露出老爷爷的迷之气场。

  “...我想起来了,你刚来本丸的时候可是充满了身为天下五剑的‘威严’感,现在呢!完全就是个老头子了好吗!!!”

  “哈哈哈,原来鹤觉得我以前是那样子的呀,甚好甚好。”

  “这可不是称赞啊,老头子...但是既然你变小了,那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。”鹤丸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,将三日月揽入怀中就是对他的毛一阵乱抓。

  然后就是一个刚睡醒的团子版三日月,恰巧路过的婶婶心想:‘唉呀妈呀,这是要加入‘贵族’的节奏。’

  “鹤?”三日月顶着乱糟糟的头发,用袖子遮住了半张脸,“怎么了?”。


  “我想告诉鹤丸一件事,你能蹲下来一点吗。”不,这是个肯定句,鹤丸眨了眨眼睛,乖乖的将耳朵凑到他耳边,三日月浅笑道:“我这个样子恐怕是没法满足鹤了。”

  鹤丸歪了歪头,问:“哈??什么?”“我可能没办法满足鹤了,我指的是性方面哟。”鹤丸白净的脸瞬间染上一抹嫣红,着急地抬起头想离这个人小鬼大的三日月远远的,但这个小小的三日月力气还挺大的,将鹤丸的脖子扣住,压在肩膀上,又轻轻地朝他耳朵吹了一口热气,“要是我一直都这个样子,鹤会不会欲求不满呢?”鹤的内心已经爆炸了,怕是轮回了几千遍‘色老头’这仨字。

  三日月看着鹤丸虽然脸变得通红却强装镇定的样子觉得好好笑,“色!老!头!”鹤丸用爪子将团子三日月抱了起来,可三日月却不怒反笑:“哈哈哈,多谢鹤的夸奖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为什么安清那么短?为什么三日鹤比安清长?

  安清先写....就..就没什么动力..然后越写越过瘾...就..[直冒汗]

 


 
 

【黑暗本丸】《假如新婶是个战斗力爆表的变态》四

一.请点这里
二.请点这里
三.请点这里

『各位小天使好』
『这里是决定填完这个坑先的兔丸』

*抱着欢脱的兴趣观看即可
*非all婶
*内心活动‘’
*其实这是个很happy的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四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  “汝等好,吾是是被时之政府拜托接手此本丸的兔丸,接下来则是我接手这本丸后的一系列‘和睦’的日常。”

  说到厨房就是厨房裡的天使本丸里的新东方——光忠小厨郎/光忠麻麻,打酱油的光忠被長谷部叫來‘協助’兔丸,說難聽點就是看著他,別讓他把廚房毀了。

  “原来你就是新主上呀,真是精湛的刀法。”光忠说着,边搅了搅锅中的招牌味增汤。
 

  和美男纸在一起,现在被夸奖了,兔丸心情超好的,兔耳朵还抖了抖,停下切菜的动作,给光忠一个亲切的笑,道:“毕竟吾辈有血亲要照顾,在之前家务活一般都由吾辈包的。”

  光忠无心说道:“这真是和一期殿差不多呢”兔丸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是吗?”“欸,一期殿没和您说吗?五虎退和乱都是他的弟弟,其实他还有很多弟弟的,只是..”光忠突然停下来,没有再往下说,兔丸将被面糊包裹着的鸡肉在油锅中,清脆的声音让人充满食欲,“是吗..”只是简单的回应一声,他并不想刚见面就把气氛搞得那么僵。

  炸鸡的香味从厨房蔓延出去,引来了一个好奇的孩子。厨房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,紧接着兔丸就感觉到了一个灼热的视线...这道视线实在是太热情了,兔丸都怀疑他是不是要把自己的背盯出一个窟窿才甘心;无视不行就欢迎,这是兔丸一直遵守的面对生人之道。

 
 

  兔丸则是转过身,道:“汝进来可好?”此时门旁的一根呆毛晃了晃,0.0一个黑发少年走进了厨房,脸上虽无笑意,但却带着一个笑容,兔丸呆了呆,后突然间出现在他面前,即使身高差个几cm,还是硬是把他的头按在胸口,就这样抱住了。

  光忠呆住了,鲶尾眨了眨眼睛“大将?”

  兔丸回过神来,瞳孔微微睁大,立马就放开被自己按住的鲶尾,“..初次见面,吾是汝的新主上,抱歉..方才如此无礼。”

  “请不要放在心上~我是鲶尾藤四郎,刚才大将是怎么了?”鲶尾歪了歪头,问。

  兔丸拿袖子遮住了半张脸,“吾只是想到了吾的血亲,才会有所冒犯。”
 

  鲶尾眨了眨眼睛,悠哉地坐在厨房的椅子上,带着毫无笑意的笑容,托着腮道:“一期尼也有很多弟弟呢~但是如果你想见的话,也见不全呢。”兔丸放下袖子,无所谓道“是吗..”他摸了摸下巴,想:若是在出阵的途中或者在本丸当中碎刀了,灵力强的审神者是可以将本体进行修复,但灵体付丧神并不会得到一个‘修复’,至今为止,并没有一个审神者能依靠自己的灵力来‘修复’付丧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饭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兔丸凝视着一期尼帮忙洗碗的背影,他可能想搞个大事情。
 
  “听闻汝有很多弟弟?”

  “是的,请问有什么问题吗?”一期顿了顿,回答道。

  “那他们现在..怎么了?”

  他洗碗的动作停了下来,只剩下哗啦啦的水声,“..都...都碎了,除了五虎退,乱,鲶尾..其他的...”一期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  “好,吾辈大概了解了。”兔丸站起来,像猫一样伸个懒腰,已经没必要再让这个哥哥说下去,兔丸心疼美男,也是时候觉得该做点正事了[翻译:是时候该装一波了]

  兔丸拜托长谷部把本丸中的刀,能叫的都叫到庭院里,之后由他解决;走前还不忘对一期,温柔道:“一期殿,吾会把您的弟弟们,完完整整地还给您的。”

  厨房又再次陷入寂静,一期低了低头,“主上,你太温柔了。”

  [杂物间内]

  碎刀一般都看似放在杂物间内,其实仔细看就会知道,这是一期他留下来的。在沾满灰尘的架子上摆放着一把把已经残缺了的短刀,还有一把脇差;即使柜子都积满了灰,但刀却都被打理得很干净,这也许是他能为弟弟做的最后一件事了;他很细心,在每把短刀的位置下面都会贴着一张小纸条 ,都是清一色的藤四郎..‘药研藤四郎’‘平野藤四郎’‘前田藤四郎’......字迹十分工整。

 
  “主上..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说这话的说推门进来的长谷部,兔丸将一把刀握在手中把玩了一会,道:“把他的弟弟都还给他。”

 
  “那是不可能的..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审神者成功过...”兔妖将刀放下,侧着身子头微微向后仰看向长谷部,坚决道:“嗯,可我并不是审神者,吾辈只是一介妖怪,不管如何,前几十任审神者欠你们的,都由吾来还。”

  兔丸走过长谷部,又停下步子轻柔地说:“吾可不是人类。”纸门已经敞开,庭院中的刀都纷纷停止议论,视线都聚集到兔丸身上。

  “您太温柔了,我们不值得。”长谷部靠在柜子旁。

  “吾是汝等的新一任主上,无需多疑,吾今日在初次见面之时,唤汝等前来庭院,是为了表明吾之立场,吾之实力。”兔丸将折扇一开,杂物间内的碎刀都飞出来,兔丸身边漂浮着,另一只手中夹着一张纸符,口中不断地念出一段段咒语。

  真能成功恐怕需要奇迹..兔丸突然吐出一口鲜血,将他白色的衣服染上一抹刺眼的赤色,手中的纸符在他的手中化成一缕白烟,他用袖子抹了抹唇边的鲜血,笑着看庭院中被惊呆地刀剑男士,道:“吾有这个能力,偿还前十几任欠汝等的。”

  可能奇迹真的发生了...

“哟,大将,我是药研藤四郎。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啦。”

“我是前田藤四郎。我会永远侍奉您的。”

“骨喰藤四郎。抱歉。记忆所剩无几了。”

“我是秋田藤四郎。出来外面忐忑不安。”

“嘿....咻。我叫厚藤四郎。在兄弟之中我被分为‘通铠’哦。”

“我的名字叫博多藤四郎!在博多被发现的所以叫博多的藤四郎嘎!虽为短刀,却很有男子气概!”

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 一道泪从蜜桃色的瞳孔中滑落,“主上..您太温柔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♂抠抠.2715587922[需要扩列的小伙伴请带备注:♂]

♂兔丸兔丸完



*二姐超可爱
*1p当神创造二姐时1
  2p当神创造二姐时2
*含长蜂因素
*请谨慎食用

【长峰】同居三十题(现代pa/壹至叁)

[小可爱们~~这里兔丸~]

三十题目录;请点这里

*OOC算我,算我。
*感谢 @只是路過的小透明 可爱的点文
*大都以長曾祢第一视角来写
*会有部分人物的串场
*兔丸兔丸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零壹、相拥入眠


  半夜,長曾祢同往常一样打开家门,家里的灯还开着,只是若是往常,早就有一个声音喊到:‘你回来啦,赝品’。長曾祢正打算说什么,但看见大厅沙发上的人影,便闭上嘴。

  長曾祢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,在他面前蹲下,面前的人一头长发松散地披在周围,双眼紧闭,似乎还能听见他细微的呼吸声;蜂须贺此时像个小孩子一样,起码在長曾祢眼里是这样的,長曾祢用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,手指上生着一层厚厚的茧,但蜂须贺并没有因此惊醒,反而往那个大掌蹭了蹭。

  没想到蜂须贺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,虽然有时候也很可爱啦[有时候?],要是换做往常一定会一边骂道‘你在干吗?!赝品!’,一边打掉自个的爪子,要是平时也能像这样地蜂须贺一样,可爱点,那我就死无遗憾了,但若是真的有那一天,估计就快世界末日了..o(`ω´*)o[这和二姐的傲娇什么时候能治好是一个道理]

  好好地欣赏一番爱人的睡颜后,長曾祢便走进了浴室[哗啦啦啦~~哗啦啦啦~~]水声停了下来,長曾祢身着自己弟弟浦岛在生日上送的睡衣,其实送了两套,一套给蜂须贺的,他收下的时候明明很开心,但是浦岛离开后,就一脸嫌弃的看着那套睡衣,还说“因为是浦岛送的礼物,所以我才会收下,但我是绝对不会穿的!!”然后就不知道哪里去了ಠ_ಠ 。

  小心翼翼的将沙发上的人儿抱到床上,轻轻地将他拥入怀中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蜂须贺在自己的怀里动了动,又舒舒服服地超長曾祢胸口贴了贴,像只小猫咪一样。

  一夜安好~


零贰、一同外出购物


  “赝品,走快点,慢死了。”蜂须贺双手环臂,秀眉微皱地站在超市门前,長曾祢从来都没想过,蜂须贺居然会主动约他一起去购物,虽然是以拎东西为前提的。

  其实長曾祢没去过几次大型的超市,ಠ~ಠ 蜂须贺都不带他去,然后要买的都买了,他再去也不知道要买什么,所以長曾祢对超市的映像就仅限于小区门口旁向右走30米的‘甜甜日超市’。

  在逛超市的时候,还是发现了蜂须贺的一些小日常,比如挑洗发露,或者挑护发素,再或者挑发膜....怎么都是护理头发的东西;“那个洗发露和护发素..我觉得家里的已经够用了...”長曾祢看了看推车里的几瓶东西,蜂须贺倒毫不在意“赝品就是赝品。”随之转过头来看了看長曾祢的头发,“你的头发一看就是没有好好护理过。”

  長曾祢摸了把自己的头发,就走上前撩起几丝蜂须贺的长发,轻轻地闻了闻,是栀子花的香味,“赝品,你干什么啊!”蜂须贺向后一走,发丝也从長曾祢手中滑走。“嗯,满分。”


零叁、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
 

  “啊啊啊啊啊!!!”听到这个从电视机发出来的惨叫了么?是的,我在和蜂须贺一起看恐怖电影,难得的节假日,晚上不来做的有意义的事,我来看电影里的人鬼吼鬼叫(ー`´ー)。

  至于蜂须贺为什么要看恐怖电影?因为那是浦岛给的。

  至于我为什么要看恐怖电影?是蜂须贺邀请我来的,不,更准确的说是‘是蜂须贺硬是拉着我来的’。

  我倒是没怎么觉得可怕,可能是因为我的注意力全被旁边那只‘团子’吸引住了。此时的蜂须贺把自己包得像个团子一样,但是那样也很强可爱耶( σ´∀`)σ。特别是每次到电影的高潮部分的时候,‘团子’明明很害怕,身体一直在抖,但每次都强忍住害怕,装作完全不怕的样子,用着颤抖的声音说:“什么嘛,也不是可怕,哈哈..哈.”

  “嗷呜!!”一张大脸瞬间霸屏!!我也被吓到了,内心惊呼‘真丑!!’...怎么觉得有个东西撞到了我的手臂,(ㅍ_ㅍ)啊咧..蜂须贺你怎么了..估计被吓傻了,既然你要送上门来,那我就虚心收下了,長曾祢用长臂环住被吓得不轻的蜂须贺,“赝品,放手!”此时我看不清蜂须贺的表情,“不是被吓得不清了吗?”团子又立马反驳“才没有!!你才被吓到了,赝品。”“是是是。”“放手啊!!赝品!”

  于是我就放开他了,刚刚好,电影的又一个高潮部分,几张大脸霸占全屏!!蜂须贺又被吓到了我的怀里,‘既然你那么诚挚的送上门,那我就毫不犹豫的接受了。’

  一夜无眠

【長峰】同居三十题(目录)

*先感谢 @只是路過的小透明 的点文

*三题三题更

*三十题来源于  @题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、相拥入眠

02、一同外出购物

03、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
01-03;请点这里

04、一方的起床气

05、做饭

06、大扫除

07、浏览过去的相片

08、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
09、相隔两地的电话

10、早安吻

11、替对方挑衣服

12、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

13、一方卧病在床

14、午睡

15、帮对方吹头发

16、出浴后的怦然心跳

17、庆祝某个纪念日

18、接对方回家

19、离家出走

20、一个惊喜。

21、屋顶上看星星

22、一场飞来横祸

23、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

24、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

25、喝醉

26、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

27、穿错衣服

28、一方受轻伤

29、意外的求婚

30、滚床单

【石青/人鱼梗】神官×塞壬

 

*OOC警报

*石青没写过×渣文笔

*感谢 @惯性徘徊 小可爱地点文~~

*设定.

  塞壬是希腊神话中人首鸟身的怪物,经常飞降海中礁石或船舶之上,又被称为海妖,他们拥有甜美歌声,一般人们认为塞壬只有女性人面,但其实他们也有男性人面,如果你分辨的出来的话。

(神官选用西方苏美人的定义*略改动)
  神官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人眼中看来,每种神都有其专司的领域。神殿的土地是神所拥有的,也就是“圣域”,神官是神的执事、家臣,神官是被神选中的人类,也许是一开始就注定好的,所以神官也有一定的神力,只是不会在人类面前施展。

—————你好,吾辈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    "大家好,在下石切丸。"那位身着青色服饰的男子说到。

  "至于我为什么在大海上,其实是因为我被所侍奉的神大人,派去参加一个由神举办的宴会。"

  他此刻站立在一艘很大~但毫无亮点的船上,四周都是蔚蓝色的大海。他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

  “虽然我有神官一职,但还是远远比不上神的力量,所以,传送这种事是做不到的。”所以神官这种职务,真是又累又没用工资。当然,后面的那一句并未没说出口,石切丸表示并不想被落雷劈死在这大海上。

  “那个..石切丸大人,您在向谁做介绍呀?”船员B站在石切丸身旁,一脸‘喵喵喵’的问道。“谁知道呢,可能是给某位神大人把。”

 
  船员B摸了摸后脑勺,小声嘀咕道“石切丸大人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呐..或许真正的神大人也会是这样子的吧。”

 
  ‘神是什么德性的吗?’

————场景转换————

  “.....”石切丸已经抵达宴会会场,但宴会并未开始,石切丸身为神官,本不该出现在此,但他已经被自己侍奉的神明派去参加这种宴会不下十次,其他神自然而然的也就习惯了,便不会多说什么,只是这次貌似有张新面孔。

  “这里怎么会出现海妖?”某神问道。

  “闯进来的吧!这里可是神的宴会,这低等妖怪怎会受邀??”某神答道。

  “我听说他是跟着海神一起来的,好像是海神的兄长。”

  “怎么可能..神的兄弟怎么可能是一只低等的海妖,它们不是很擅长魅惑吗?”

  “对呀对呀!我觉得一定是那个海妖魅惑海神。”一位女神说道。

  “嘘,小声点。”

 
  海妖吗..石切丸四周看了看,果不其然,海神身旁的确站着一只半人半鸟之妖,長髮如夏至的茂密綠葉一般的深綠色被扎成高馬尾,面前的劉海遮住右瞳,他的左瞳閃耀著金光——金色的獸瞳,那是擁有神力的標誌;但寬大的

翼和服裝下的鳥爪與這聚會內都以人類外形為主的神還是格格不入。

  聽說海妖一般都是女性居多,可這並不能否認男性海妖的存在,這怎麼看也是一隻男性海妖,今日一見實在難得..就像是巧合一般,那隻略微黯淡的金瞳對上了自己的紫瞳,石切丸愣了愣,仍是直勾勾地看著他,而那隻海妖衝自己笑了笑,石切丸有點失神了..

  ‘好美的人..’此刻石切丸的內心想法。海妖一般都以女性為主,但這隻明顯就是男性海妖,即使是男性海妖,也生的如此美麗,仿佛只要對上一眼,自己的魂就會被勾去一般。

 
  “哟!这不是石切丸,好久不见!”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,石切丸回过头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白。“你好,鹤丸大人,我记得我们才半年没见。”石切丸无奈的笑笑。

  鶴丸用手臂勾住石切丸的脖子,将他的脑袋拉了下来“先不说这个,你看到那个海妖没。”石切丸点点头,又看了一眼,问道“请问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

  “没什么不对劲的,只是先去问候一下√”鹤丸表示你懂的,石切丸冷漠脸,鹤丸大人虽然是个神,但是完全没有神样..(虽然大家都没有),还是个‘老顽童’,“而这个重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,吾之挚友~~”看着鹤丸的一脸贼笑,这个重大的任务,开什么玩笑┴┴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┴┴,想当年鹤丸也是几乎把这能吓的神都给吓了一遍,估计今年的投诉信也是接了不少。

  “鹤丸大人..在下只是一个神官,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....”

  “锅都算我的。”就知道你会这样说。

  鹤丸都说到这份上了,石切丸没理由拒绝了。顶着一脸‘我是被拉过来的’的表情,拿着个酒杯就上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计划通o(`ω´*)o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鹤丸拉着石切丸,直径走到海神跟前“海神,好久不见~”“鹤丸大人,别来无恙。”石切丸就静静地看着,偷偷地瞄了一眼海神身后的海妖。

  “这位是?看着很面生啊!”鹤丸将脑袋绕过数珠丸,看向海妖。数珠丸转过身,介绍道:“这是我的兄长,笑面青江。”

  “很奇怪的名字吧,那我就不打扰数珠丸大人与鹤丸大人叙旧,在下先行告退。”青江礼貌地低了低头,转身往阳台外走去。石切丸犹豫要不要跟上去,鹤丸看他犹犹豫豫的样子,一个肘击将他推了过去,还不忘暗暗地伸出大拇指鼓励一下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场景转换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【青江视角】
  不知不觉之间,这月亮就挂上了天空,月光撒在大海上,又映出了一轮明月。意外平静的一个夜晚,青江这样想到,把一个海妖带到这种神的宴会,简直是一个让人想不通的行为,青江懒得去思考其中的原因。但比起干站在那里当议论的话题,还不如自己单独来欣赏这明月来得好。(突然有点心痛被丢在那的数珠丸)

  与此同时,石切丸在慢慢地靠近青江,还没等石切丸开口,青江便察觉到有人在接近,便转过头来,两双眼睛在此对上了,两人都闪过一丝惊讶。青江突然想起来,他刚刚跟在鹤丸的身后,想必也是一方的神明,便露出自己的招牌微笑“请问您是?”

  石切丸拿着酒杯,顿了顿,道“额..我是石切丸,是一名神官,被神派来参加这个宴会。”不是神吗..青江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,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与自己的处境差不多的人。


  “青江大人是为何来到这个宴会的呢?”石切丸也看向这美妙的夜景。“大人就免了,我只是一只普通的妖怪而已..我是被数珠丸大人一起带来的。”青江苦笑道,他可能也觉得自己融入不了这个宴会当中,“倒是石切丸大人,为何您侍奉的神不亲自来呢?”

  石切丸低下头想了想,片刻后道:“我所侍奉的神是一名极度在家里蹲着的人,一般宴会之类的都是派我来...”说着说着,石切丸脸黑了一半“这么说回来,我第一次来宴会的时候..也和青江君差不多呢...”

  青江没有给出回复,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夜景,尴尬..尴尬..石切丸看着手中的酒...顿时想起来,这酒貌似是鹤丸大人给的,难道鹤丸大人是要...毒死青江君吗?!??..青江君.对不住了,我也是受人之托!!抱着这样的想法,石切丸笑着看向青江,柔和地说道“青江君,想必你没试过日本的清酒,在下想让你尝一尝这清酒,请不要拒绝。”

  青江侧过头来,看了看石切丸手中的清酒,神情有些疑惑,但还是道谢后接过清酒;石切丸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,见青江将杯中的清酒一点一点地饮下.....欸!?青江的脸迅速涨红起来,还不稳的走了两下,石切丸下意识打算上去扶,一个洁白的身影又再次出现。

  “哇哇,真是吓到我了,没想到石切丸你这么迅速。”鹤丸将青江扶了起来。“...鹤丸大人,那杯清酒里..你放了什么?”只见鹤丸笑笑道“两根芥末~~无色素无味版。”

@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之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青江君..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啦...”石切丸心虚道,青江面不改色地笑道:“嗯,我还记得当时两根芥末的味道,石切丸大人。”....“所以石切丸大人该怎么补偿我呢?我的腰可是很疼的(凶^ω^凶)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